范本網

劉燁 不是偶像,也別叫我大叔

img src="uploadsimages20 4 224b7343388550c8478.jpg" >

劉燁把微博名改成“吉林土特產代購”的時候,差點被一批朋友取消了關注。問他當時想干嘛,他樂,原來那天他跟孔二狗哥幾個一塊喝酒,他們念叨了一句,你微博可消停好些天了,回去他一想,也對啊,那就更新一個逗大伙玩玩吧,“我純粹就是在作妖”,結果“費老勁了”才改回原名。毫不掩飾自己的那點惡趣味,這就是劉燁。

今年已過去大半,劉燁只接了一檔《花樣爺爺》的真人秀,其他時間都在休假,典型老婆孩子熱炕頭的悠哉樂哉,這跟早些年一年拍九部戲,生怕自己的地位被新人取代的劉燁判若兩人,這巨大的心態轉變絕對要歸功于他的太太安娜,“七八年前,我們剛在一起那會兒,她就跟我講,錢你已經賺夠了,咱們現在這樣的生活品質,到老都可以有保證了,你以后就只挑好的工作去做吧。”

別叫我大叔,五十歲也不想演爹

他現在基本上一年也就一兩部戲的節奏,今年原本一直在準備一部電影,他被公認是最適合的人選,但因為各種各樣的原因告吹,“我媳婦講,你應該去大戰啊,她的‘大戰’就是努力爭取的意思,比如積極聯系啊,請吃飯啊,送瓶拉菲之類的,我就跟她講,還是順其自然吧,這事沒成也不算事兒。我之前在法國待了三個月,簽證一次只能待仨月,特舒服,就覺得工作這事吧,有也行沒有也行。再說我今年36歲,剛好本命年,工作就緩一緩吧,把這一年踏實穩當的過去就得了。”

劉燁以前會關注誰這一段鋒頭勁,誰又拍了什么戲,現在理都不理,包括自己的事他都懶得理。他跟經紀人常繼紅從出道起就合作,早年間,他常常會跑去跟常姐聊,分析市場,督促她做規劃,但這兩年卻反過來,是常姐追著他。“她老跟我講,現在市場有多好,大家對你的認知也很好。可說到市場,雖然我在圈里十幾年,電影也演了四十幾部,但真的是越來越看不懂,一部戲的票房好不好,你根本沒法從專業來判斷,全看營銷手段。離電視就更遠了,每個來找我的戲,都說是年度大戲,全是這詞,你也不懂哪個才是大戲。”

img src="uploadsimages20 4 224d543be 970355ae9.jpg" >

當下熱播的《北平無戰事》導演是孔笙,劉燁雖然是第一次跟他合作,卻上了癮,“現在我挑劇本時會加一句:你們要是請孔笙,我就上。跟我合作特別好的導演像趙寶剛、康紅雷、滕文驥、孔笙,都挺像,所謂的品質保障,還是在于創作者的態度,他們都是特別自律特別認真的人,一般電視劇拍一兩個月,你就煩了,但他們的狀態是能帶動你的。”

現在的影視劇考慮到成本,演員搭配通常不在一個級別,實力懸殊搭起戲來特別費勁,這一點劉燁感觸最深,而《北平無戰事》最過癮之處就在于,每個搭戲的演員都勢均力敵,“這個行業走深了,真跟過招似的,就好像你一成年人,跟一小學生對打,哐一下就踢倒了,有什么勁?但這部戲里,大家互相都明白,我給你了,你怎么給回來,都不費勁,演起來太舒服了。”

劉燁的記憶力特別好,他的習慣是看過一遍劇本后就不再看,到現場對戲時才一邊設計表演一邊背臺詞,而劉和平的劇本特點又是,每場戲都大,有時候一集就只有四場戲。《北平無戰事》里,讓劉燁印象最深刻的是一場軍營戲,五頁紙的臺本,演對手戲的是程煜和王慶祥老師,這對他是特別過癮的挑戰,整場戲下來酣暢淋漓,最愉悅的身心享受莫過于此,這也是為什么當下的劉燁明明沒有什么事業心,但對演戲這事兒卻一直欲罷不能的原因。

未來他也將繼續不急不緩的步調,只挑制作精良的戲來演,當然他也有自己的原則,“就算到四五十,我也不想演爹,你也別叫我大叔,憑什么國外演員五十多了在屏幕上還能跟二十多的談戀愛?咱們也可以啊。”

有脾氣,一點就著

劉燁憑《藍宇》剛成名那會兒,剛剛23歲,見媒體時都是哥哥、姐姐的叫,有本能的自我保護意識,害怕說錯話,再加上銀幕上的形象,所以予人既文弱又憂傷的印象,待時間久了,真性情才終于暴露出來,尤其是微博讓他逗比的形象在大眾心里扎下了根,“我生活里其實就這樣,特貧特愛鬧。”

但也不能說他以前的形象是扮演出來的,他曾經有長達七八年的時間,一直被籠罩在年少成名所衍生出來的負能量之下,長期失眠,沉浸在酒癮中無法自拔,險患抑郁癥,這一切都源自于他時刻擔心自己由高處墮落的心理恐懼,直到3 歲那年,他選擇用婚姻生活來為自己營造安全感,這是他人生里做過最正確的決定。

安娜是他認識的第一個外國人,“剛認識那會兒,我覺得我倆長得還挺像的,我看她一點都不覺得是老外,別人老問我們之間的文化差異,我是真的一點也沒感覺到,但我看她的朋友,就是個頂個的老外。她是法國的猶太人,猶太民族和中國人太像了,尤其是家庭觀。”

到今天劉燁一句法語也不會說,倆人交流都是安娜說中文,“她講中文也有她自己的語言方式,比如‘大戰’就是努力爭取,比如講特別強,她就會用特別‘橫’,她有時候會著急:為什么我講話別人聽不懂,但她不管說什么我都懂,其實就是你愿不愿意懂的問題。”

img src="uploadsimages20 4 2245a0f2957db7b 0 8.jpg" >

身為東北漢子的劉燁,從不否認自己身上有大男子主義,在家里他什么事都不用做,安娜也從不讓他進廚房,拍完《花樣爺爺》,老爺子們都回國了,劉燁回尼斯跟家人團聚,“我一回家就把包打開,把行裝都收拾了放好,又去貼各種票據,吃完飯特自覺就收拾碗要去刷碗,可把我媳婦心疼壞了,她差點沒哭出來,因為她從沒見我做過這些。包括我們出去玩,規劃行程、訂酒店,所有事都是她負責,我就一甩手掌柜。”

除了大男子主義,劉燁還是一個激進的愛國青年,“在國外的時候,誰敢說中國不好,我媳婦就會跟人家急,因為她怕我不高興,這是原則上的事。我們自己可以在微博上說這樣那樣的社會現狀,也會特生氣,但絕不能容許外國人說三道四。有人說,你娶了個法國太太,眼光可以國際化一點開放一點,我說啥都好說,民族主義情緒這事,一點就著,絕對不能碰。”

劉燁算是一個很有脾氣的人,而這一次帶隊《花樣爺爺》,不僅鍛煉了他一向缺乏的生活能力,更是磨煉了他的性情。“這一路我過的呀,簡直就是叫天天不應、叫地地不靈,什么都得我來扛,劇組還摳門的不行,好幾次我都快急眼了。”

四位爺爺平均年齡77歲,每個人的性格、脾氣、習慣不同,肯定會產生問題和誤解,“一開始這節目公布名單的時候,我的朋友們都覺得我要毀了,因為我是白羊座,雷老師是雙魚座,牛老師是巨蟹座,秦漢老師是金牛座。別說他們,我爺爺85歲,已經開始不記事了,他們那些脾氣、習慣、小性格,都是根深蒂固的,你能怎么辦?我不是有耐心的人,也不會哄人,只能忍著。其實是對的,你與其為自己解釋,不如耐心地讓他們說,他們都是有閱歷、有智慧的人,接觸久了自然會明白你。”

在劉燁眼中,牛犇是大胃王,相當于食物殺手;曾江是老大,最喜歡教訓他;雷恪生始終就惦記著那一口酒;秦漢就是一個有偶像包袱的睡覺達人。

“我們一共在歐洲待了 5天,我自己從來沒有這樣跟長輩在一起待過,最大的感受就是,老年人是需要真正靜下心來,用真心去傾聽去陪伴的。少說話,多聽他們講自己的故事,這是像我們成家立業的這一代需要學習的。”

img src="uploadsimages20 4 22408a9c4e 756 e93c.jpg" >

另一個劉燁

劉燁的這一組封面是在馬場完成的拍攝,他對騎馬自然不陌生,但從來沒有專業訓練過,200 年為拍戲第一次上馬就直接奔馳而去,在此之前他甚至都沒有接觸過馬,純粹就是糊涂膽大。拍攝《王的盛宴》時,有一次下馬,腳被掛在了馬蹬上,馬兒拖著他跑了好幾步,幸虧現場的五六個群眾演員跑過來抱住馬脖子給他解下來,否則后果不堪設想。

“現在想一想都后怕,很多事沒有犯錯的余地,一次都不行。我以前拍戰爭戲還會找道具師借空彈來打槍玩,現在能不碰就不碰;以前打籃球時特喜歡跟人身體沖撞,現在會盡量的閃躲,人越大膽越小,越惜命。”

倒是兩歲的霓娜愛上了騎馬,他們就送她去馬術學校系統學習,她不愿意騎給小孩兒準備的小馬,一定要騎大馬,家長只能一路護扶著。

在兩個孩子這階段的教育上,劉燁最看重的是禮貌,“我打小爸媽就叮囑,見到叔叔阿姨要問好,要說請,要說謝謝,所以我沒法接受一個不懂禮貌的小孩兒,再就是不能撒謊,至于他們喜歡什么,想學什么,都歸我媳婦管,我不插手。”

但對孩子將來上什么樣的學校,劉燁和安娜的意見還是有分歧,劉燁想讓他們上國際學校,因為希望孩子們的童年能過得輕松一點,而安娜恰恰相反,她覺得西方的學校太自由,小朋友還是需要約束的。兩人現在還沒有達成共識,好在還有幾年的時間來相互說服。

其實回看他們在一起的這七八年,表面看,安娜事事順從劉燁,但她對他的影響其實更巨大,幾乎可以算作是在潛移默化中將他改造成了另一個人。結婚前,劉燁的生活過得特別粗糙,不拍戲時,就是找朋友喝酒,打牌,或宅在家里沒日沒夜的打游戲,有差不多五年的時間,他只能靠安眠藥和紅酒來助眠,直到遇見安娜。“我媳婦一直說我太不愛自己,身邊的人我都愛,就是從來不把自己放在重要位置。”

安娜帶給他熱情和陽光的生活

    最新新疆35选7开奖结果查询 怎么辨别真钱假钱100 江西多乐彩号码推荐 排列7开奖结果七星彩 安徽十一选五开奖号码走势图 信投配资 天津十一选五最新开奖 体彩山东快乐扑克3今天 新疆11选5专家推荐号码 江苏十一选五走势图江苏 山东群英会几点开始 山西11选5任五遗漏 北京快3手机版下载 江西新十一选五多乐彩 股票涨跌周期图 上海十一选五开奖结果十一月二号 北京赛车开奖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