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本網

吳鎮宇 開心與悲傷,我站中間

img src="uploadsimages20 4 224660f82ff5a55c 37.jpg" >

他像犬科動物一樣敏感,他做出的反應暗含他嗅到的氣味。他是狼,孤獨,桀驁不馴,他的吳氏風格表演為20世紀90年代中后期逐漸沒落的香港電影帶來生氣,他的敢怒敢言得罪過不少人。但他也活潑溫順,是一個比孩子還愛玩的表情帝。他耿直率真,卻不喜歡別人把他看得太明白。他53歲,正成為全民寵愛的男神。

在片場等候的時候,吳鎮宇會拿著一本正兒八經的書假裝在看,這樣便不會被打擾,他想在內心保持安靜,“如果你里面不干凈,你就演不出那個人有多臟,因為你無意之中會帶出你本來的樣子,本來的態度在銀幕上。”

現實的理想主義者

他是港片黃金反派第一人,《古惑仔》系列第一部《人在江湖》中大反派“靚坤”讓吳鎮宇跳出了銀幕,成為了明星。而《旺角揸FIT人》這部平庸的劇本,因為他的演出而成了后來令人津津樂道的黑道片,他可以用他的表演豐富并提升了導演的創作,杜汶澤就曾經說:“香港很多名導演拿他當神奉”。

香港的許多影視作品中,都能找到吳鎮宇跑龍套的身影。他曾不只一次表達自己對當年跑龍套生涯的熱愛,還說如果公司能保證讓他一輩子跑龍套不失業,每天拿到的錢夠溫飽,他愿意繼續無憂無慮下去。“跑龍套,講幾句‘你好’,打個招呼,不用刻意維護人際關系。其實人工作就是討生活嘛,為什么不跑龍套,要當男一號呢?”當吳鎮宇身邊的朋友都開始奔向男二、男一的時候,有一天發現想打撲克的時候只有自己一個人了,已經沒人陪他玩了。

他還曾在自創的單口相聲里調侃說自己適合做明星,“一、明星不需要學歷,很多大明星都沒讀過書,又收人家幾千萬片酬;二、明星是不需要定時上班的,看報就知道,那些阿姑阿姐要么遲到要么不到;三、明星是會被很多女人養的,如果你愿意,那些扎髻的、梳辮子的、裝甜的,會送你幾幢樓的。我慢慢發現,明星包含我的兩大志愿乞丐和小白臉的精髓在里面。”

他演員之路的緣起很現實,但吳鎮宇演得有聲有色,頗為用心。于是乎,在電影《公元2000》里他只露了十分鐘的臉,卻鑄就了一個經典,獲得了三個最佳男配角獎。

998年,37歲的吳鎮宇是聞名影壇的“神經刀”,受北野武的電影《暴力刑警》的驅使,執導了處女作電影《94 3》,收獲的票房無法支付一個二線演員的片酬,他大方承認自己“導戲不成熟”。隨后他導演的《自從他來了》被影評人一律視為“小學生”作品。直到2007年他又執導了首部成本過千萬的電影《醒獅》,這次他找來“香港金牌剪輯師”麥子善來搭檔,最終50萬的票房讓吳鎮宇成了不折不扣的票房毒藥。

慘烈的失敗,有人說吳鎮宇導演的電影屬于“三無產品”:無品質、無口碑、無票房。可他還真應了那句經典臺詞“輸不丟人,怕才丟人”,走到監視器前,第4次做起了導演,2009年上映的投資2000萬的電影《追影》票房勉強過了 000萬。

之后幾年沒有再聽到吳鎮宇要導戲。

初次前往《爸爸去哪兒》節目組的時候,吳鎮宇在行李箱里裝了一本編劇類的理論書。

從聊編劇書起,他似乎就預料到我會問起導演這事,他回答得很直接:“我一直郁悶在導演這一塊。”他說現在很多會寫劇本的人都去自己做導演,還有就是不是每一個編劇都能理解自己的想法,“我的想法比較前衛,搞不好編劇會偷掉你的想法”,他反思過了,現在依然自信。吳鎮宇早前就在醞釀寫劇本了,他現在在嘗試尋找更簡單的方法,“我覺得每一樣事情都不會太復雜,編劇肯定有一個很快速的方法,比如說你應該怎么想。演員我已經摸索了很多年,之前太笨了,想得那么繁瑣,編劇應該也是這樣,我現在在摸索。”

“我一直覺得創作像種樹一樣,把種子放在土地里,什么時候發芽不知道。做演員也是。就像你在學校每天想著跟喜歡的女孩子牽手,每天想每天想,忽然兩個人在雨中浪漫相遇,但如果你之前想都沒想牽手,等你準備行動的時候,她的公車已經來了。我覺得編劇、導演的事你要先醞釀,而不是說不斷追求,當機會來了才有可能抓住。”

在2004年香港金像獎頒獎禮上失意之后,他也用“公交”打了個比方,“我一直明白一個道理,通向成功之路就像等公交車,人很多,大家就要排隊,如果有人插隊,那排在你后面的也許比你先紅,還有人有私家車的,到達目的地當然也比你快。這時候,有人會因為老是等不到車就不等了。我相信公交車雖然慢,但肯定會送我到達目的地。”

吳鎮宇行徑在導演路上的公交車還未到達目的地,也許他還在等待。

img src="uploadsimages20 4 22405f 797bd9a32047.jpg" >

甩掉面具

2000年 2月,臺北,吳鎮宇沒有出現在金馬獎頒獎晚會,卻奪走了當晚到場的另一位大佬臉上的榮光。當最佳男演員獎項的頒獎人念出吳鎮宇的名字時,此前奪魁呼聲最高的梁朝偉不禁一臉錯愕,難掩失望之情。

那一年,吳鎮宇39歲。

一說吳鎮宇、黃秋生、劉青云是如今香港電影圈剩下的三個實力派男演員,另一說香港電影圈內有兩個人的眼睛最出名,一個是梁朝偉,另一個就是吳鎮宇。

但到了五十知天命的年紀,即便頂著金馬影帝的頭銜,還完美出演了《沖上云霄》里面溫柔深情的Sam哥,人們還是會把吳鎮宇和類似于“靚坤”這般神經質的古惑仔角色聯系在一起。

可能這和吳鎮宇太自我有關。

拍戲的時候,如果有很多影迷來探班,吳鎮宇就會把他們“趕走”,他不喜歡被陌生人圍繞的感覺,尖叫聲也讓他很不自在,他比較喜歡孤獨。他一直覺得追求偶像是不對的,影迷不該把注意力放在一個不了解的人身上,可他卻會把房間讓給晚上獨自遠道而來探班的影迷睡,自己去和助理擠一間。

銀幕下的吳鎮宇習慣用低調的方式盡情享受個人生活,不喜歡被目光包圍,“演員是要觀察這個世界的,但不想被這個世界觀察。”

他甚至都不太宣傳自己的電影。不到一周,吳鎮宇主演的驚悚電影《京城8 號》便超過2億,而吳鎮宇的微博上卻沒有一條關于《京城8 號》的。

他花了好幾年跟自己說要參與電影宣傳活動,因為這是工作的一部分。后來他又有一段時間不配合了,他不懂和幾千人見個面會有什么幫助,每次去電影院跟影迷揮揮手有什么意義,他反對的行為就是不配合。不過他也不是一根筋拗到底,該做的還是會去做,去的時候也是歡聲笑語,頻頻搞怪。

在片場吳鎮宇不跟導演討論怎么演,以免被反對。他第一次演反派的時候,要被吊死前,導演讓他哭,他覺得不合邏輯,“不真實啊。你看很多的猶太人,或者南京大屠殺的時候很多同胞,被槍斃前都沒哭。我還找人去詢問那些死囚,死,他不緊張,反而等待的時候更緊張。”他不服便會去反對,去和導演爭論。

在2004年香港金像獎頒獎晚會上,吳鎮宇最佳男主角得獎呼聲很高,他特意穿了粉紅色長衫出席,連獲獎感言都準備好了,結果卻輸給了劉德華。那之后他發出了“金像獎靠的是人脈,而不是演技”的感慨,一時間把香港的電影人都狠狠地得罪了,但他之后也會用“公交”作比,他絕不是出于害怕,因為直到次年金像獎上周星馳失意,他還是繼續堅持自己對于金像獎的評價。

但他對香港電影的推崇是真真切切的,“我們香港電影是怎么過來的?就是打啊,功夫啊,都是拍給香港本土以外觀眾看的,慢慢地我們發展到被人尊重,到去參展,當然也有一些是為了票房的。現在我們又回到可以參與票房的電影,藝術片也有。

香港電影經歷過這樣的一個發展,但是內地電影還沒有經歷過。”他覺得現在內地的電影發展太快,有人天生會演戲,但沒有人天生會打光,會做攝影師,人才培養不夠。另外制片有幾千萬的錢在手,有些人“手一抖”就會拿住一些,然后跑回老家,很難再找回來,但是香港小,無處可去,手一抖以后就沒機會了。少有人會直接抨擊電影圈的這些現象,吳鎮宇說起來并不嚴肅,還會做出手抖的樣子,他并非有意去揭露,對他來說只要是真實的感受就沒有什么不能說的,即便他在電影圈走到今天的位置,他還是會特別直接地告訴你,他的理想就是賺錢!

這樣的自我會讓一個人贏得尊重,一如他的表演也是一種自我的天馬行空,他的演技卻無人質疑。他不在意外界的各路標簽,但他也不會在世人面前自添標簽,他沒有因為信佛而一臉佛相,滿口佛話,他甚至還在節目里嚷著要吃肉。

他是一個演員,性格里還有很會賣萌討巧的一面,他完全可以戴上面具去應對外界的各種評判,但他偏不,他不會活在別人的眼色下,甚至連稍加收斂都懶得去做,懂他的人自然會明白。

img src="uploadsimages20 4 22400b79a598aec5 f .jpg" >

喜歡有力量的人

不知是不是做慣了皺眉的動作,身邊沒人的時候,吳鎮宇會不經意間神情繃住,確實不怒自威,讓人不由想起那個眉頭深鎖,嘴巴微微翹起的《教父》馬龍·白蘭度,而他在《無間道2》里面扮演的黑幫老大倪永孝一角,這個斯文、儒雅的黑道人物撐起了整部電影,被很多影迷拿來和好萊塢傳奇演員馬龍·白蘭度出演的教父對比。不要忘了,導演吳宇森曾經說過:“吳鎮宇是最適合去好萊塢發展的香港電影演員。”

在他對著鏡子描眉的當口,我準備進去采訪,他一邊說著“好啊”,一邊盯著鏡子,因為眼神聚焦而眉頭微皺,我有點膽怯,化妝師也在一旁默默地看著他繼續刷睫毛。

化好妝,他接過助理遞上的加糖咖啡,說起自己有低血糖,平時脾氣都挺好,但如果餓了沒吃飯,周圍的人再煩著他的時候,“哇——”他略夸張地表達自己情緒爆發的樣子,因為低血糖會控制不了自己的情緒。吳鎮宇不諱言自己的脾氣大,他曾自曝會摔東西發泄情緒,會對著空氣發火。

他拉凳子讓我坐下,圓圓的眼睛略微放空,表情很專注,竟還有隱隱的乖巧。他說話的聲音很輕,可稱得上相當之溫柔。

化妝間外人聲交織,他輕輕地說:“你看,人多了,就會對我們的訪問造成一些不和諧。”因為時間原因,不時有人進來催進度,吳鎮宇始終輕輕地說“沒事”,似乎他在有意維持一個氣氛舒緩的不被打擾的場,即使他知道自己很快就要趕赴另一個采訪。

吳鎮宇結婚之初,八卦人士問李婉華怎么看,她先是恭喜,而后補了一句,就算結婚也不代表一世。后來吳鎮宇去上李婉華主持的電視節目,和李婉華聊了很多。李婉華很有鋒芒地說:當年和我在一起,你總是懷才不遇的FEEL,現在你是影帝了,恭喜!又問他還有什么理想。

吳鎮宇回答:做和尚。

吳鎮宇5歲的時候就皈依了。他在很長一段時間內最想拍的是唐玄奘—不是那個在周星馳的電影里婆婆媽媽像蒼蠅的家伙,也不是吳承恩小說中那個是非不分忠奸不辯的唐僧,而是歷史上那個獨自走在路上,用一雙腳翻過幾多的山,趟過幾多的河,吃過幾多的苦頭,才取回佛經“舍身求法”的唐玄奘。

他還是會想著拍玄奘,但是誰會投資呢?“玄奘很精彩,但他的精彩不在電影商業上面。”

唐玄奘是有力量的人,吳鎮宇就喜歡有力量的人,“像昂山素季,她是領導緬甸獨立的民族英雄昂山將軍的女兒,但是她被禁了 3年。地球上就是因為還有這么些人,才有力量。”

他希望自己的兒子也是個有力量的人。

2009年兒子Feynman出生,20 4年一向低調的吳鎮宇帶Feynman一同參與《爸爸去哪兒》節目,起初他以為節目像電影里一樣追著動物跑啊什么的,他想有一個VCR一樣的東西記錄下來Feynman在這個似懂非懂的年紀和他在一起的情景。

有人替Feynman和吳鎮宇算了一筆賬:如果一切順利,20 4年,費曼5歲,吳鎮宇53歲,2024年,費曼 5歲,吳鎮宇63歲,2034年,費曼25歲,吳鎮宇已過古稀之年,73歲。這大概也是吳鎮宇為什么在節目里對Feynman嚴厲到令觀眾都心疼了。

他說,如果有天我們都不在了,會很遺憾沒把他教育好。說起孩子,他又開始在我面前梗著嗓子、手舞足蹈模仿被寵壞的小土皇帝的樣子,然后自顧自笑到喉嚨抽氣。談起父輩,他說“那個時候的人堅強一點,這是怎么來的,他們在戰爭中被日本人欺負。”

Q˙A

Q:你在采訪里說自己的理想就是賺錢,為什么說的這么直接呢?

A:工作不用賺錢,那來干嗎?

Q:對,這是基本的,可是有很多人會賦予工作意義。

A:工作是有意義的?不收錢的工作才有意義。(停頓良久)每一個企業家告訴你意義,都是為了賺錢,榨取下面的勞動人民。蘋果如果不賣錢,喬布斯有什么理想,既然對人類多余,要免費送給我們嗎?

Q:您說過“開心和悲傷都是一種情緒,都是不好的狀態”,為什么這么說?

A:因為開心過后,你就會覺得空虛,而你永遠活在悲哀的情緒里,可能會生不如死,其實你距離它,但不代表你不能開心和傷心,但別讓這兩個情緒控制你,要離遠一點,就好像party,很開心,但是遠離它一點,或者是拍戲的最后一天,大家擁抱,我會想快一點,我離遠一點,不要牽扯到自己。(起身出去拍片,然后他在門口停住,轉過身來)其實錢的重要性,因為我懂得怎么去處理錢,我賺錢之后起碼會拿一部分給某些人。

Q:給有需要的人?

A:(再度轉過身來,笑)我真的不想講這一句話,但確實有人賺完錢之后,把錢放在床底。

Q:你喜歡量子力學,是來自其他人的影響嗎?

A:沒有,我的興趣就是這樣,因為那些書看起來很有趣,而且能理解,我應該不是一個偉大的科學家,但是我能理解,對理解的東西可以研究多一點……(他耐心地講起量子力學,類似于宇宙是一塊布,還會用手勢模擬宇宙的運行)

Q:為什么喜歡物理學家理查德·費爾曼?

A:很多物理學家、數學家跟人的接觸是不完整的,尤其跟身邊的人,因為他們要活在自己的世界里去想東西,他們的工作就是一直在想問題。而費爾曼是比較人性化的一個科學家,他對于現在很多的物理學問都做得很好,但他的生活跟正常人一樣,他會去賭錢,對太太的愛情他會表達出來。

Q:我感覺你也是一個沉浸在自我當中的一個人?

A:可能音樂家,藝術家也會這樣,但是又不一樣,科學家是發現,我們是創造,發現跟創造是不一樣的,發現是發現本來的東西,也就是真理。比如地心引力不是牛頓創造出來的,如果不是他,可能另一個人也會發現,剛好牛頓是第一個發現的。創

    最新新疆35选7开奖结果查询 体彩排列五走势图专业版 极速时时彩是合法的吗 河南快三形态走势图一定牛 北京十一选五体彩一定牛 辽十一选五走势图 福建十一选五助手下载 中国体育彩票网 炒股入门必读 时时彩最快开奖 9188彩票网上海快3 炒股最惨者真实的故事:亏掉100万后 pc蛋蛋助手 快乐10分规律 广西快三遗漏图 期货配资怎么做 pc蛋蛋免费淘宝返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