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本網

Angelina Jolie無堅不摧,無與倫比

img src="uploadsimages20 6030 e278c49ff08e5f38.JPG" alt="" >

PERFECTLY AWESOME曾被稱為“好萊塢野丫頭”的安吉麗娜·朱莉(ANGELINA JOLIE)是演員,是六個孩子的母親,是世界最性感的男人的妻子,更是一個用赤誠之心深切愛著這個世界的女人。她執導的電影從不是輕淺的風花雪月,而是一段段需要付諸極大心力才能鉤沉的血淚史。她說,她想表達的是平凡人的偉大,而她則從不平凡邁向了無與倫比。br style="color:#333333;font-family:微軟雅黑," >澳大利亞悉尼,20 3年 2月初夏的鸚鵡島(Cockatoo Island),一個頭戴遮陽帽、身材婀娜的女人站在塵土飛揚的電影拍攝現場,一只手架在眼睛上方擋住陽光,認真盯著灰暗的天空,等待云層呈現恰到好處的狀態,以進行下一個場景的拍攝。她低聲嘟囔著:“降落傘總是落錯地方。”一半說給自己聽,一半說給她身邊的工作人員,“我們就等著降落傘吧,先做些其他的工作。”這個穿著黑色緊身牛仔褲、靴子上沾滿泥土的女人就是安吉麗娜·朱莉。她身邊圍著一大群看上去臟兮兮的男人——一臉胡茬,穿著大短褲和厚重的靴子,大部分都是雇來參加拍攝的澳大利亞人。旁邊還有幾十名演員正在抽駱駝牌無過濾嘴香煙,他們身材如此瘦削,甚至會讓人產生些許不適感。朱莉半開玩笑地解釋道:“(為了拍電影)我們雇了一大群骨瘦如柴的家伙。”這些瘦子將在片中飾演一群美國戰俘,二戰期間他們被關押在東京附近一個日本戰俘營。在這個場景中,他們正等待著降落傘空投食物,一邊翻看刊登戰事進展的報紙,個個饑腸轆轆、怒氣沖沖、焦慮不安。為了執導《堅不可摧》(Unbroken),朱莉已在悉尼港的這個小島上臨時扎了根。這部電影改編自Laura Hillcnbrand所著的路易斯,贊佩里尼(Louis Zampcrini)暢銷傳記。這個意大利裔美國人兒時非常頑皮,后來卻成長為一名奧運會田徑選手,二戰期間加入空軍,立下戰功成為英雄。 943年,贊佩里尼(由英國演員Jack O'Connell飾演)駕駛的戰機在太平洋墜毀,他靠著救生衣在海上漂流了47天后,被日本人抓為戰俘。在隨后的兩年中,他在戰俘營經歷了難以名狀的非人折磨,直到二戰結束被釋放。在影片拍攝過程中,朱莉和贊佩里尼(20 4年7月逝世,享年97歲)建立了親密無間的友誼。她說:“他就像父親一樣。我最喜歡路易斯的一點是他的平凡,他不是那種特別高大、英俊、自信滿滿的人,他兒時的成長經歷甚至有些混亂。”她停了一會兒又說:“(電影)所傳遞的信息就是,該如何選擇自己的生活——每個平凡的人都有其偉大之處。”朱莉此刻的拍攝表現的是他在戰俘營中那段人間地獄般的日子。由于那是殘酷現實的重現,因此整個現場氣氛壓抑而低沉,那些瘦弱的演員看起來就像鬼魂一樣。在旁邊的拖車中,正在等待上場的主演們也同樣沉浸在自己的角色之中。在戰俘營中有一個名叫渡邊睦廣的邪惡的日本軍官,堪稱路易斯·贊佩里尼的死對頭。這個角色由日本搖滾明星石原貴雅飾演。這位長相帥氣的明星回憶道,朱莉曾鼓勵他將自己移情至這名軍官的精神世界。他入戲很深,在一個氣氛特別緊張的鏡頭中,他需要對贊佩里尼拳打腳踢,由于這個行為與他的本性過于相悖,以至于他在拍攝完畢后嘔吐不止。石原說:“對我而言,憎恨其他演員是一個可怕的折磨,我不得不表現出對他們的恨。當我必須毆打他們時,我必須在腦海里想象自己是在保護家人。此外,我不希望只是表現出一個單純的惡魔,而是希望為這個角色賦予一點人性。(渡邊)瘋狂又殘忍,但他心中有創傷,是個脆弱的人。”石原第一次與朱莉見面是在東京,他開玩笑地說:“是在一個夜店里。”當時他不太確定該不該接下這個角色。“但她對我說,她希望在所有曾經對立的國家之間搭設一座橋梁。她非常有說服力。”盡管如此,他還是透露,在拍攝完那段非常野蠻的暴力鏡頭后,“我會忍不住大哭。”愛的刺青朱莉手臂上的刺青是孩子們出生地的經度和緯度。現在又增添了第七行,是俄克拉荷馬州肖尼市的經度和緯度,也是布拉德皮特出生的地方。禮服Gucci《堅不可摧》的投資為6,500萬美元,由科恩兄弟操刀劇本,環球影業發行,是一部劍指奧斯卡的好萊塢主流大制作,完全不同于朱莉上一部導演作品《血與蜜之地》(In the Land of Blood and Honey)。那部電影拍攝于20 年,盡管同樣令人震撼,富有力量,但整體更低調,更偏離好萊塢風格。事實上,眼前的拍攝場景看起來更像是克林特,伊斯特伍德(Clint Eastwood)的二戰名作《父輩的旗幟》和《硫磺島的來信》。朱莉也曾在伊斯特伍德的作品《換子疑云》(Changeling)中飾演一位痛苦的母親,那也是她表演生涯中最具代表性的角色之一。不過朱莉表示,相比這位老牌美國牛仔導演的作品,她更大的靈感之源其實是西德尼·呂美特(Sidney Lumet) 963年的作品《山丘》(The Hill)。那部扣人心弦的戰爭題材電影講述了主演肖恩,康納利在北非一個英國軍事監獄的經歷。《堅不可摧》講述的是一個涉及復雜歷史、政治意味微妙的故事,但朱莉對這樣的題材駕輕就熟。對她而言,戰爭所帶來的沖突、紛爭和創傷并不陌生。作為聯合國難民事務高級專員公署(U.N.H.C.R.)的特別大使,她也曾像其他救援人員、醫生和海外記者一樣穿越過同樣危機四伏、骯臟不堪的道路,那里沒有紅地毯,沒有奢華禮服。她所承擔的使命,就是將U.N.H.C.R.的人道主義行動拓展到所有角落,在復雜的突發事件中參與高規格的調停工作。她在聯合國的工作記錄檔案,想必會有厚厚的一摞。從最初擔任U.N.H.C.R.親善大使開始,她的聯合國難民工作已經延續了 4年,曾進行過50多次實地走訪,這項使命已經成為她生命中重要的一部分。她會數小時手握筆記本,坐在難民營硬邦邦的地面上記錄;她會仔細研究地圖和文件,準確找到敘利亞難民正在尋找的避難所。她在采訪時談論的話題既有伊拉克ISIS組織,也有南蘇丹面臨的饑荒,或者西非肆虐的埃博拉疫情。這些地區已經深深刻入了她的心靈。

我們隨后一起走進拍攝現場的一個帳篷(她稱之為“隔離棚”),她一邊盯著監視器,一邊喝方便餐盒里的蔬菜湯和果汁。為了趕在日落前完成今天的拍攝工作,她甚至連一頓簡單的午餐都沒有時間享用。此刻的她除了一層厚厚的防曬霜,完全是素面朝天,一頂軟帽包住了長發,澳大利亞強烈的陽光讓她棕色的發絲略顯金色。她吮了一口果汁,說:“你我都清楚,戰爭是多么恐怖。我希望年輕的孩子們能夠看這部電影,希望能用這部影片引導我的孩子們,傳遞關于生命的信息。”此刻,她 3歲的兒子Maddox正在拍攝現場附近走來走去,觀察拍攝工作,和演員聊天。在朱莉下一部電影《海邊》(Bv the Sea)中,他將以制片助理的身份加入拍攝隊伍,而與她剛剛大婚的丈夫布拉德,皮特也將在該片中擔任主角。在拍攝《堅不可摧》的過程中,皮特帶著所有的孩子住在悉尼,除了Maddox,還有 歲的Pax、9歲的Zahara、8歲的Shiloh,以及6歲的雙胞胎vivienne和Knox。一家人在悉尼租了一棟寬敞的房子,距離片場很近,驅車片刻可達。在拍攝期間,朱莉每天基本上都會趕回家,與家人共享晚餐。朱莉從來不會怨天尤人。我作為難民署的顧問,曾有幸數次與她同時走訪戰區。我所看到的朱莉完全沒有一絲明星架子:她總是早早地出現在會議現場,手里拿著一本書或日記本,安靜地坐在那里等待著,身邊沒有一名工作人員;她總是輕裝上陣,通常只是隨身帶一個背包而已,便于隨時乘坐直升飛機去往偏遠地點,這是與人道主義組織共事所學到的寶貴經驗;她總是禮貌有加,很少抱怨疲憊或者感覺不舒服。她的生活重心很顯然更偏向于她的孩子們。在拍攝《堅不可摧》的過程中,她的身邊只有一名私人助理(也是她最好的朋友之一),卻為孩子們配備了一個包括教師在內的團隊,人數眾多,但都是值得信賴的人,主要負責孩子們的教育事宜。孩子們一邊在家中上課,一邊學習如何彼此照顧。但是到了夜晚時分,無論是在酒店套房或是別墅中,所有工作人員都會離開,只剩下她或者夫妻二人與孩子們在一起共進晚餐,看看電影,與其他家庭別無二致。她和皮特都是親力親為型家長。休息日,朱莉會帶著孩子們去悉尼的塔龍加動物園(Taronga Zoo)游玩,參加過夜露營活動。今年8月,朱莉和皮特以閃電之勢迅速舉行了婚禮,地點位于法國南部的家中,為了籌備婚禮,每位家庭成員都貢獻了力量。她說:“這不只是我們兩個的婚禮,更是所有人的婚禮。沒有蛋糕,Pax自己烤了一個。孩子們還為戒指制作了小托墊,Knox(在婚禮中負責捧戒指)一直用橡子練習,但橡子,總是從托墊上掉下來。我的婆婆找來一些鮮花,并將它們綁成花束。”孩子們還幫著寫婚禮誓言。“他們沒指望我們永遠不吵架,但他們要我們保證,如果我們吵架了,始終要說‘對不起’,然后他們會問:‘你們愿意嗎?’我們回答:‘我們愿意!”’在所有認識他們的人心中,這對壁人其實早已是夫妻了,他們始終親密無間、互相尊重,一起出現時總是彼此深情款款,互稱“親愛的”。那么他們在舉行婚禮后,是否感覺到彼此的關系有變化呢?她想了想,說:“確實有變化,成為真正夫妻的感覺真不錯。”大約在一年前,那時還是她未婚夫的布拉德·皮特去往地球另一邊的英國,參演了一部二戰題材電影《狂怒》(Fury)。在此期間,二人經常以手寫書信的形式傾述思念之情,以仿效二戰時期的通訊方式。對于朱莉而言,這樣的細節、這樣的真實感受也是工作中的重要一環。她在波斯尼亞拍攝《血與蜜之地》期間,專程拜訪曾大量報道波黑戰爭的記者,確保電影中收音機播放的新聞報道真實準確。她還曾深入研究前南斯拉夫的歷史,曾與著名外交官RichardHolbrooke交流意見,后者曾在克林頓時期擔任巴爾干半島特使,后任巴基斯坦和阿富汗特使,直接向國務卿希拉里,克林頓匯報工作。在履行自己的人道主義使命時,朱莉以同樣細致入微的方式進行準備,廣泛聽取信息,比如聯合國值得信賴的顧問、外交政策專家以及美國外交關系協會中的同事們(她也是協會中的成員)。在美國導演工會,恐怕沒有幾個人能保證自己也如此敬業。對于朱莉而言,贊佩里尼生平最吸引她的一點,就是他身上強大的力量、生存的本能以及在極度困境中的信念。巧合的是,兩個人剛好也是鄰居,從她在好萊塢山的家中可以眺望到他的房子。為了能執導關于他的傳記電影,她著實花了一些力氣進行游說。她記得在最終獲得環球公司的批準后,立刻拉著皮特一起在屋頂升起一面美國國旗,隨后又給老人打電話,仿佛打了一場勝仗般興奮地說:“路易斯,快看窗外。”在贊佩里尼最后的彌留時刻,朱莉和他的家人一起守在病榻前。她很慶幸能趕在他謝世前為他放映了這部電影的初剪版,盡管如此,這段最后的時光仍然讓人感到悲喜交加。最初,她并不確定贊佩里尼會對影片做出怎樣的評價,為此深感忐忑不安。她說:“我比他更情緒化,雖然我是去照顧他,但其實是他在照顧我。”在醫院,他們一起欣賞了電影中的一幕幕鏡頭,從最初的痛苦,到中間的隱忍,再到最終的勝利。每一幕都展示了贊佩里尼與生俱來的堅強執著,如此真實而生動。隨著鏡頭的流動,我們看到兒時的他在哥哥的鼓勵下努力培養自己的運動天分,隨后參加了 936年的柏林奧林匹克運動會(美國田徑明星Jesse Owens在該屆奧運會中一人包攬四枚金牌)。還看到了他經歷的那場驚心動魄、最終改變他命運的飛機失事,然后在海上熬過漫長的日日夜夜,隨后又在戰俘營中忍受非人的折磨。她眼含淚花、聲音顫抖地說:“那個場景太感人了,一個人觀看著自己生命歷程中的一幕幕畫面……一個曾經如此強壯的人…一如今身體卻在慢慢地枯萎。”很顯然,她在2007年也曾經歷過同樣的感受,那一年,她的母親、著名演員Marcheline Bertrand因罹患卵巢癌而離世,年僅56歲。“但在陪伴他的那段時間總是有歡聲笑語。我們會聊起他的媽媽。作為一名虔誠的天主教徒,他說起了在天堂中肯定會遇到哪些熟人,這樣的聊天會讓他感覺平靜。在走過與命運抗爭的人生道路后,他終于可以休息了。”

她回憶道,在那段時間,贊佩里尼的身體有時候會忽然變差,但很快就會恢復常態,仿佛他的內心中深藏著“力量之源”。“(醫生們)告訴我,他不斷訓練自己,(不依靠呼吸機)自己呼吸。他也經常這樣對我說,你要磨練自己,比其他人更努力地戰斗,你就會贏。你只要堅持下去,就會成功。”她一邊說,表情明顯開始動容,但最終克制了自己的情緒,繼續說:“他熬過40個白天,40個夜晚。”直到最終與世長辭。贊佩里尼去世后,更堅定了朱莉希望以《堅不可摧》傳播力量的決心。她說:“他并不希望向人們表達自己是多么出色,而是希望每個人都能明白,其實你可以變得超乎想象的出色。他的生命之初并不完美,這也提醒我們一點,每個人的精神世界——那種希望盡善盡美、希望頂天立地的愿望是非常非常強大的。”我首次與朱莉相識是在三年前。當時我出版了一本名為《可見的瘋狂》(Madness Visible)的波黑戰爭題材書籍,她看到這本書后便與我取得了聯系。她給我寄來一張便條,大概的意思可以概括為“英雄所見略同”。那時候,她剛剛結束了《血與蜜之地》的拍攝工作,這部影片也是以上世紀90年代恐怖的波黑戰爭為背景。她隨后與皮特一起出訪波斯尼亞,來到曾出現在她影片中的福卡市,在戰爭期間,這里的婦女飽受奸淫的煎熬。但她和皮特的造訪讓波斯尼亞人感到非常困惑,她也曾聽說,很多報道過這場戰爭的記者(包括我)都對她的行為表示懷疑。坊間的疑惑是:安吉麗娜,朱莉或者說《古墓麗影》里的勞拉(這也是她當時在我心中的印象),如何能用電影來表達這么一個沉重的主題?最后的結果證明,她以最強烈的電影語言描述了那場戰爭。影片全部使用當地演員。在我的同事中,有一些年事已高的記者曾親歷了薩拉熱窩的戰役,他們都紛紛表示,在那場戰爭剛剛打響時,朱莉只有 7歲,她怎么能以如此準確的方式表達這個主題?這一成就的部分原因可能來自她心中強烈的“移情”傾向。就像她的母親一樣,她能夠快速轉變角色,將自己變成那些或困于難民營,或痛失孩子的女性,體會她們的感受。她完全不同于公眾心目中那些官員或特使的形象,她會真正地投入情緒,有時候在獨處時,她想起經歷的一切就會不自禁地淚流滿面,但不會因此而感到難為情。我經常問她,打算如何安排人生的下一篇章。事實上,她下一步執導的電影已經簽約,這部名為《非洲》(Africa)的電影講述的是人類學家Richard Leakey以及他拯救肯尼亞大象的努力。但除了創造的激情,我還感受到她正在醞釀另外一個目標,一個更加輝煌的目標,她最終是否會從政?或者說,就像秀蘭·鄧波兒一樣成為一名外交官(事實上,當我向朱莉說起這位由童星成長為美國外交使節的女性時,她并不是很熟悉這個名字,我不得不給她發了關于秀蘭·鄧波兒的維基介紹)?對于這樣的問題,朱莉總是以大笑予以回應。她說目前仍然希望繼續劇本創作和導演工作。但是隨著她越來越多地將精力投入為世界人民謀求福祉,她未來的發展軌跡也變得越來越清晰。她說:“當你從事人道主義工作時,就會意識到政治方面的問題是必須考慮的兇素。”這番話讓我不由得猜想,她可能會在未來的某個時刻嘗試參加選舉或接受某個政府職務任命。“因為如果你真的想要實現重大改變,就要承擔責任。”說到此處,她好像意識到自己說的太多了,又補充道:“但是我真的不知道哪個角色的作用更大。而且我也知道,工作是我的生計,這也(可能)讓其(從政)可能性不大。”黎巴嫩貝卡山谷,20 4年2月去年2月,她在洛杉磯進行《堅不可摧》的剪輯工作期間,曾利用短暫的休息時間飛到黎巴嫩。在貝魯特一拉菲克,哈里里國際機場,等待她的是熱鬧的迎接人群、寒暄問候、合影留念和各種政府接待程序。在此期間,她始終保持著彬彬有禮的態度一貫的“戰地打扮”:瘦腿牛仔褲、平底鞋和寬松上衣。她喜歡黑色、白色、海軍藍和灰色,這些顏色更適合旅行。盡管之前長時間關在狹小的電影剪輯機房工作,盡管這一路旅行長達7,500英里,她看起來仍然精神煥發、心情愉快。聽到我夸她狀態不錯,她聳聳肩說:“這是遮瑕膏的功勞。”我們此行的目標是貝卡山谷(Bekaa Valley),那里正面臨著嚴峻的難民問題,為了躲避敘利亞的戰火,200多萬人逃到約旦、土耳其和其他一些地方,很多人選擇了黎巴嫩(截至本文撰寫的當年初秋,人數已經達到300多萬)。朱莉第二天探訪了當地無家可歸的兒童,幫助相關組織繞開繁瑣的官方程序,與愿意提供幫助的決策者協商,將這些兒童的需求列為第一要務。第三天的安排是會見黎巴嫩總理,中途探訪U.N.H.C.R.的前線辦公室,與當地工作人員同進早餐。其中有一名負責安排貝魯特和貝卡山谷交通往來的工作人員,—直渴望與朱莉拍一張合影,他表示這么做是為了他的媽媽。盡管當時有很多高級官員和當地政府人士等著與她會面,她在聽到這一請求之后立刻走過來與他合影,臉上洋溢著燦爛的笑容。她說:“獻給你的媽媽。”波黑斯雷布雷尼察,20 4年3月一個月之后,朱莉和我一起來到倫敦郊外的一個小的空軍基地,坐上了英國女王的私人飛機。飛機由女王借給英國外交大臣威廉·黑格(William Hague)使用,主要用于人道主義目的。這位外交大臣此刻就坐在朱莉的身邊,埋頭批閱一大摞文件(他是首位擔任國務大臣的下議院議長)。飛機中途在薩拉熱窩停留一天,然后我們又登上一架軍用直升機,飛往斯雷布雷尼察(Srebrenica),在波黑戰爭期間,這里有8000多名穆斯林成年男性和少年被大屠殺奪去了生命。作為知名的保守黨議員,黑格在觀看《血與蜜之地》之前對朱莉并沒有多少了解。他是在波斯尼亞裔顧問Arminka Helic的強烈推薦下觀看了這部影片的。他并不是那種喜怒形于色的性格,畢竟他在英國更保守的約克郡出生和長大。但這部電影還是深深觸動了他。后來他與朱莉見面,之后合作發起了“防止性暴力行動”。20 3年,為防治乳腺癌,朱莉進行了預防性雙側乳腺切除手術。隨后不久,她與黑格共同出訪了盧旺達和剛果共和國。對于這次手術,她最初一直沒有對外公開。但是幾個月后,她在《紐約時報》的專欄中正式講述了這件事,希望借此幫助其他面對這一痛苦抉擇的女性。那篇文章最感人之處在育,它完全沒有自怨自憐的文字,相反,她以積極的態度為其他女性加油鼓勁。她寫道:“從我個人而言,我絲毫沒有‘不再是個女人的感覺。我覺得更有力量,因為我做出了一個非常強大的決定,我的女人味沒有因此減少分毫。”這些文字之所以與眾不同,是因為無論是過去還是現在,文章的作者都被譽為世界上最性感的女性之一。對于朱莉而言,這也是確立其公眾形象的重要時刻。如果她仍然還是那個“好萊塢野丫頭”,那么這次手術將會很快讓她徹底失去光芒,但是她沒有。就在這次去往剛果的路上,她在工作期間從未提到這次手術。當時也在場的一名同事說:“如果她感到疼痛,她絕不會讓你意識到。”

波斯尼亞對朱莉而言非常重要。波黑戰爭的戰火已經停息了 9年,但今天的斯雷布雷尼察仍是一個令人悲慟之地,逝者的靈魂似乎仍然縈繞不散,幸存者則不斷被歷史的傷痛所折磨。波托卡里市(Potocari)一個曾經是電池工廠的地方就是大屠殺的地點之一,如今在原址修建了一個紀念博物館。朱莉按照風俗披著頭巾,與黑格和其他幾名陪同人員一起參觀博物館。由于展覽所表現的內容過于痛苦,朱莉被深深觸動,Helic不得不用手扶著面色蒼白的她并輕聲安慰。很顯然,波斯尼亞深深地影響了朱莉的人生。事實上,很多人在親歷了這種揮之不去的恐怖后,都會有這種感覺。累累白骨、戰爭期間的強奸、重創和暴力,其影響將會在未來數代人中延續。去年在美國電影藝術與科學院的主席獎頒獎典禮上,朱莉在領取珍赫爾尼特人道主義獎(Jean Hersholt Humanitarian Award)時,在獲獎感言中表達了她的這種感受。盡管與周圍的環境有些格格不入,但是她的陳述卻發自肺腑。她提到了曾接觸過的女性難民,她說:“為什么我過著這樣的生活,她們過著那樣的生活,我不知道。”在目睹了如此多的紛爭和災難后,這種沉重感會時不時涌上她的心頭。她回憶道,在結束了《血與蜜之地》的拍攝工作后,她在一次洗澡時忽然產生強烈的崩潰感,因為就是在那一瞬間,她才切膚地意識到,她所面對的原來是一個如此殘忍可怕的主題,而隨之而來的就是一種強烈的精神壓力:她鏡頭所對準的那些人、那些事,今后將成為她不可推卸的責任。倫敦,20 4年6月朱莉此刻在倫敦與黑格共同主持“結束沖突中,L生暴力行為全球峰會”。一家人陪她前往,在西點酒店(West End Hotel)包下了一間套房。在為期四天的會議中,她馬不停蹄地與世界各地的代表見面,包括利比里亞、剛果和斯里蘭卡的代表。峰會的最后一天宣布了英國女王授予朱莉榮譽女爵士頭銜的好消息,這也是英國最高級別的榮耀之一。向來言辭苛刻的英國媒體這次全部不吝溢美之詞地報道了這一新聞。當天晚上,朱莉與家人在一個普通的日本餐廳共進家庭晚餐,共同慶祝皮特教子的生日。盡管在之前的會議期間,朱莉進行了數不清的演講,與來自四面八方的代表會面,但在家庭聚餐的過程中,手持伏特加雞尾酒的她卻顯得非常沉靜放松。女王授予的新頭銜(只有很少的美國人獲此殊榮)讓她很興奮,但她心中真正思量的卻是未來的工作。下星期,她將飛往泰國去完成一項聯合國使命:參加世界難民日。泰國在經歷了大規模抗議和街頭暴力事件后就一直深陷政治危機之中,但朱莉的反應相對比較冷靜。她在筆記中寫到,與不久后將要造訪的伊拉克相比,泰國的情況實在是好太多了。在品嘗了壽司和烤雞肉后,一家人結束了晚餐返回酒店。她脫掉高跟鞋,一邊吃玉米片,一邊與皮特一起觀看世界杯比賽的電視直播,今晚是荷蘭對戰西班牙。在這段時間中,球賽讓皮特時不時地大喊大叫,一個朋友走進房間詢問一家人行李準備的事情,他們的女兒Zahara在她身邊晃悠了一會兒后靠過來,朱莉問道:“怎么了,寶貝?”母女二人的臉貼在一起,Zahara偷偷告訴了朱莉一個秘密,然后笑起來。后來,朱莉模仿著女兒的低語:“她說,Maddox和他女朋友親嘴了。”此刻的朱莉,不再是人道主義戰士或是好萊塢明星,而是一位真正的母親。十年前我們也曾采訪過朱莉。眼前這位性格寧靜、智慧自信的朱莉,與十年前的她簡直判若兩人。那時候,她討論的話題是性、逝去的愛情、與前夫Billy Bob Thornton的愛恨情仇。如今的她熟練地引經據典,討論如何說服政府關注暴力行為的受害者,如何將強奸列入法律懲罰的范圍,防止這種行為成為戰爭中的武器。偶爾喝上一口雞尾酒的她,看起來就像是一名真正的議員或是一名外交官。馬耳他,20 4年9月在即將拍攝下一部影片《海邊》之前,未莉給我打了一個電話。與以往一樣,她仍然身兼數職。一方面要導演布拉德,皮特主演的電影(她說:“我的幾個朋友問我們是不是瘋了……(電影主題是)面臨婚姻問題的夫妻……還是我導他演。”)。她和法國演員Melanie Laurent也在片中出演角色。今天是拍攝工作的第一天,孩子們此刻也和她在一起。另一方面,這周末,她將隨同一個代表團飛到馬耳他,此行的目的是降低移民喪生海難的風險。朱莉將與難民高級專員Antonio Guterres會晤,他也是很多人心目中下一屆聯合國秘書長人選。除了這些話題,她還聊到了路易斯,贊佩里尼,聊到《堅不可摧》最后剪輯的版本、敘利亞難民局勢、ISIS組織以及對記者James Foley和Steven Sotloff的殘忍殺戮行為(她曾在Michael Winterbottom的電影《無畏之心》中扮演被刺殺的記者Daniel Pearl的遺孀Mariane Pearl)。我們還談到了未來。我又提出了老問題:在未來幾年,她是否有從政的打算?做一名外交官或擔任政府職務?

    最新新疆35选7开奖结果查询 青海体彩11任选5 十大不起眼的赚钱行业 河南快赢481预测号 哪个时时彩平台有体验金 北京11选5预测软件 2012年3月上证指数 江苏十一选五助手 河南块481二百期开奖结果 排列三真有高手 短期理财平台 吉林十一选五手机版走势图 皇家三分彩开奖公告 云南福彩快乐十分 十大环保股票 广西快乐十分怎么预测 上海时时乐开奖jieg